第十一回 柳营散处尚留一种痴情

    却说焦顺行至彰德府,盘缠用尽,只得沿途叫化。夜间无处投宿,见路旁一个古庙,就走进去,看见庙中有两人在里头。两人问焦顺道:“兄从那里来的?”焦顺道:“小弟从京中来,要到开封去,因囗了盘缠,不能上饭店,今夜要借住一宵。”两人道:“我们也是借住的,此间没有和尚,只是个空庙。”焦顺听了,就与两人同宿在庙中。

    不想睡到五更,庙外走进数人,把焦顺与那两个不问情由俱索住了。焦顺还与他分辩,众人道:“我们一路缉访,恰好在这里。”索了便走。你道为甚缘故?不知这两个是强盗,众人是捕侠。这强盗就是柳林中私逃的强思文、杜二郎,因前花费资本,被程景道差官要钱粮,他两个私下逃走,后来无计可施,就在荒野处打劫。河北捕快,细细缉访,到庙中捉住,立刻解到府中,知府升堂,捕快带进,知府喝叫夹起来。两人招道:“小的叫强思文,这一个叫杜二郎,是柳林大师的手下。礼部宋纯学也是好友。”知府道:“那一个是谁?”强思文道:“这是昨夜同寓庙中的,不知他姓名。”知府也叫夹起来,焦顺禀道:“小的开封府人。父亲是百户,陕西阵没。小的进京袭职,不期遇着歹人,把行李盘费拐去,所以孤身回家。昨夜借宿在庙中,并不晓得这两个是强盗。”知府道:“可有承袭文书么?”焦顺道:“文书在行李中,一齐拐去。”知府细细盘问,见他说得凿凿有据,就当堂释放。焦顺放后,叫化到家。焦氏与杨氏埋怨一番,焦顺含羞忍耻,同了杨氏并爱儿寻一僻静所在,耕种为活。改了姓名,叫做顺翁,隐避终身,不在话下。

  却说强思文、杜二郎既已成招,知府即日申文达部。部里具题说盗招内有宋纯学一款,并波及同年好友王昌年:这是何故?因前日有个显官,要招昌年为婿,昌年不肯,故有此祸。

  奉旨:强思文、杜二郎系属叛党,该抚臣即时处决。其宋纯学王昌年即行提究。

  部臣接出旨意,即着缇骑到河南来不提。

  却说宋纯学自从入赘潘家,与王昌年日日寻花问柳,作赋吟诗。一日,两人正在厅上闲话,忽见家人来报:“本府太爷并县官俱来。要见宋王二位老爷。”两人不知其故,即忙整衣出来迎接。乃是朝廷缇骑,同着县官特来抄捉。昌年详问缘故,方晓得柳林事发,杜、强两人招攀出来的。潘一百合家惊恐,纯学道:“你们放心,我与王年兄俱是朝廷臣子,岂因一二小人仇口欺诳,有何证据认以为真,我到家自然辩明。”遂收拾行装起身。琼姿掩泪而别。昌年惊叹花神之言以为奇验,倒安心乐意,一同进京。两个解到京里,俱发刑部狱中。两人连夜出疏,辩明冤枉,大约说仇口陷害之话。

  奉旨:宋纯学、王昌年既有叛党口供,俟获逆首莲岸,查明具复。

  两人在狱闻知此信,便商议要差人到柳林通一信息,又无人役可以付托。正在踌蹰,忽有一人进狱,来看纯学,乃是柳林李光祖。原来光祖自奉莲岸之命即到开封,访问纯学昌年,方知为盗案牵连,被逮进京,就星夜赶到京都。两人已进狱里,光祖即将使用,知会狱官,进来面会,纯学接见,备述其事,光祖道:“盟兄陷害,且静坐几日,侍小弟即刻归林,回复大师,另寻计策。”纯学道:“大师近日所做何事?”光祖道:“近日柳林中比前大不相同。”便把妖狐偷镜、白猿讨书并程景道败阵入山,细述一遍。纯学叹道:“当初指望共成大事,不想遭际如此。如今盟兄出来,是谁总领营务?”光祖道:“是老将崔世勋。小弟正忘了,奉大师分付,要与王兄说明,香雪小姐久住柳林,崔世勋就是他父亲,小弟此来。专为请二位长兄进柳林去。目下如此,当另图良策。”纯学道:“王年兄一向思忆小姐,今有确信,极好的了。”就同到昌年房里,细述来意。昌年听了大喜道:“姨夫与小姐安然无恙,这是莫大之喜了。但小弟今日身子被禁,不能前往,奈何?”光祖道:“仁兄放心,小弟回去,自然竭力商量,决不使二位兄长受累。”昌年道:“感谢盛情。但事在急迫,不可迟缓。”光祖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说罢,辞别出狱,急忙赶路。

  不隔数日,到了柳林,即入里头,拜见大师,把纯学、昌年被害情由并题疏批发等事,细细说了一遍,“望大师急速计议,救此两人。”莲岸闻言,吃了一惊,沉吟半晌,说道:“这怎么处?我若兴兵前去,又恐胜败未定,朝廷见我兴兵,倒把两人认实了。我若把银子去各处挽回,万一照定疏稿上意思,俟获我时查勘明自,那个肯担当?”左思右想,俱不停妥,只得走至房中,说与香雪知道。小姐闻得昌年犯罪,啼啼哭哭。莲岸安慰一番,走出房来,又打发各营头领分路打听京中消息。

  原来,宋纯学在狱中画下一计,央及同年好友特上一本,本内说:“各省贼寇俱系良民,向为饥寒所迪,遂至啸聚山林。如下明诏免其死罪,四处招安,则兵不血刃而贼可消灭。”这明明是激动柳林使其归顺,纯学、昌年不辩自明的意思,且待脱身出来再与大师另议。果然朝廷议抚,如陕西一路,降寇”小红狼”、“龙江水”、“掠地虎”等,督抚给牌免死。

  柳林头领打探这个消息报知大师。莲岸正无算计,听得此事,便与李光祖商量,欲照例归顺,救纯学、昌年出狱,取此两人,再纠合兵马,以图后着。光祖道:“不可,倘一时失势,反被别人牵制,那时便难收拾了。纯学、昌年还宜另计申救。”莲岸想念昌年,一时无措,只要给牌免死,弄他出来,就对光祖道:“我主意已定,你若不从,任凭你自立营头罢。”光祖道:“大师若决意要归顺,可惜数载经营,一朝分散,小将也学程景道长隐深山了。”

  莲岸又唤崔世勋斟酌投降一事,世勋道:“大师要行,老夫是不可随去的。前日老夫败阵入林,倘与大师一齐投顺,朝廷理论前丧师之罪,势必不赦。不如待大师先去,老夫随后领一支兵马,只说转败为功,朝廷或可鉴谅,就是大师,以后也有退步了。”莲岸点头道:“所言极是。”当日便定下降书,率领各营头目,就与香雪分别。香雪道:“大师,此后必定仍聚一家方好。”莲岸道:“我正为此意,所以把一片雄心丢开了。”遂收拾行装,多带金银,以备进京使用。

  李光祖进堂,见了大师,拜倒在地,放声大哭,说道:“大师珍重,小将不及追随,来生愿为犬马,再报厚恩罢。”莲岸也哭道:“几年相聚,本不忍分离,无奈时势如此,不得不然了。”光祖哭别女师,单枪匹马而去。

  莲岸就出了柳林,知会山东抚按。抚按出了文书,押送进京。部里闻知逆寇莲岸率领所属将校到京投降,连夜具题,宋纯学、王昌年亦具疏申辩,俱奉圣旨:

  宋纯学既己辩明,但事涉逆党,着革职为民。王昌年放归,另行调用,其女寇莲岸,着刑部即时枭斩。士卒分拨各官安置。独斩元凶,以儆叛逆,余皆赦宥,以全好生。该部知道。

  部臣奉旨,即时施行。先释放了纯学、昌年,然后分拨柳林将校,随着军营安置。押锁莲岸,枭首示众。莲岸出其不意,虽有银钱无从解救,自悔不听光祖之吉,致有今日。猛然想起真如法师附寄一封,说临难方开,急取出拆开一看,乃是一丸红药,内中写道:

  “仙府灵丹,可以假尸遁避。”

  莲岸即时吃了药,听凭押至市曹,及至斩时,刀至头上,全然不痛,正像有人提他,莲岸乘势跳出法场。回头一看,见一个女人,身首异处,横倒在地。莲岸大惊,放开脚步走出京城。自想:“此去竞到河南,少不得昌年归家的。”可煞作怪,脚下行步如飞,全不吃力。

  走了三四日,到了一座大山,也不辨什么地方。忽见一个老人行来,莲岸细看,却是讨天书的老人,老人道:“莲岸你来了,前日若非真如老师附哥灵丹,这一场患难怎逃得过。”莲岸道:“老师怎么在这里?”老人道:“特来候你。你如今要那里去?”莲岸道:“要到河南去。”老人道:“你又痴了,路上缉捕甚严,如何去得?此处不住,还要寻死?”莲岸道:“此是何处?”老人道:“这就是涌莲庵的路径,你随我来。”莲岸连日昏迷,恍然惊醒,不觉哭道:“我莲岸数载沉迷,终成一梦,可惜王昌年不曾见他一面。如今也罢了,且到真如法师那里去,拜谢他活命之恩。”老人道:“莲岸,你只为恋着那个书生,致有今日,我劝你把这念头息了。自古英雄,往往为了这‘情字’丧身亡家,你道这‘情’字是好惹的么。”莲岸道:“老师,天若无情,不育交颈比目,地若无情,不生连理并头,昔日兰香下嫁于张硕,云英巧合于裴生,那在为莲岸一个。”老人道:“我今若与你辩,你还不信,直等你在‘情’字里磨炼一番,死生得失备尝苦况,方能黑海回头。”两人一头说一头走,不觉渐近涌莲庵。老人道:“莲岸,请自进去,老夫有事,不及奉陪。”言讫去了。

  莲岸自想:“这门径冷冷清清,岂是我住的。既已到此,不免进去。走一步,叹一步,行到法堂,见真如法师端坐蒲团,兀然不动。莲岸先拜了佛,然后参见法师。夏如开眼看见,说道:“莲岸,我道你但知去路,忘却来路。今日仍到这里,可喜可喜。你且把从前的事,说与老僧知道。”莲岸道:“自莲岸出山以来,散财聚众,纠合豪杰,兴兵十万,雄踞一方。又尝遍游名山,穷历胜地,救佳人之全节,扶才子于登科,花柳营中,血溅旌旗之色,笙歌丛里,酒酣诗赋之坛。方将名震千秋,岂料身亡一旦。”便长叹道:“咳!这是莲岸自己要降,非战之罪。”真如道:“好个女英雄。如今待怎么?”莲岸道:“拜见法师,暂借山中住几个月,再作理会。”真如就叫侍者打扫一间净室,送莲岸安歇不在话下。

  却说宋纯学、王昌年,初出狱门,忽闻大师已斩,申救不及,私下大哭一场,罄悉赀财,买嘱上下,领了尸首,好好成殓,便拣一处荒山与他安葬。葬完,两个设酒祭奠,哭倒在地。致祭后,两个就携些祭品,暖起酒来共饮。纯学道:“小弟受大师深恩未报,今日被难,又不能申救,尚何心绪再恋红尘。只是家有少妇,未免摆脱不得。专待送年兄归去,寻着小姐,完了亲事。小弟黄冠野报,做一个用散之人罢。”昌年道:“小弟此心,亦与年兄一般。只不知小姐既在柳林,近日俱已投降,为何反无音耗?”纯学道:“或者归河南亦未可知。”昌年道:“如今看起来,凡事皆有定数。前日小弟遇那花神,他说半年内有难,若见莲花残败,方可脱身,小弟此时,不解其说。直至大师遇害,方悟神言不谬。”纯学道:“天机微妙,有难测度,总是顺理而行,决无差失。”

  两个拜别坟墓,取路趱行。一日起身太早,忽见一阵狂风,飞沙走石,对面也看不见人。但听得空中有人喊道:“前途有难,不可不避。”纯学兜住牲口,停了一个时辰,恶风已息。回头一看,不见了昌年并几个仆从。纯学慌了,四处找寻,全无踪影。又恐他冒风先行,遂急加几个鞭子,赶上前去。各处寻觅,并不见影。心下正在疑惑,忽见前面无数兵马杀喊而来,顷刻之间,几个仆从俱被杀了。纯学虽则书生,但是柳林豪杰,那些枪棒也习惯的。看见势头太狠,索性出其不意,钻到兵马之中,扯下一个兵来,三拳两脚打倒在地,夺了大刀,腾身上马,杀出一条路。所有行李牲口,俱失散了。纯学一身走过二三十里,想道:“果是大难,若昌年遇此,也不保了。”

  你道这是什么兵丁?原来是柳林的兵马,因女师去后,崔世勋领了兵马,竟进京来,特上一本,说世勋初因妖术被擒,今能剪灭柳林,统领将士,仍归朝廷,以俟效用。朝廷批发,崔世勋丧师失律,本该重处,姑念前功,兔其一死,仍削原职。其所统柳林兵卒。着兵部分拨各省。世勋免死,同小姐竟回河南。那些兵马,不肯调散,仍旧结党,负固不服,逢州过府,肆行杀掠。

  那宋纯学单身逃窜,一径回家。潘一百迎进,立刻备酒按风,琼姿小姐不胜欢喜。纯学在席上备述辩冤释放以及路上遇贼情由。潘一百道:“恭急妹丈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请问王兄何以不归?”纯学就把昌年失散缘由说了一遍,遂问:“崔老先生与他小姐可曾回家否?”老潘道:“老崔半月前同他令爱俱已回家,他与奶奶焦氏反目,恨他从前宠爱焦顺,凌逼小姐。倒是小姐贤达,再三劝住。”纯学道:“那个焦顺如今怎样?”老潘道:“那焦顺始初拿些银子,指望进京袭职,不想遇了骗子,花得尽情,叫化到家,无颜见人,避在乡间。前日老崔回来,要痛治他,也是小姐劝了,说这样小人,何足计较。”纯学道:“小姐如此贤淑,可敬可敬。”两个吃过了酒,纯学进房,与琼姿相叙。正是,新娶不如远归,自不必说。

  次日,纯学急到崔世勋家,世勋接入,叙了寒温,纯学道:“晚生与令坦王文令极其契爱,殊知老先生盛德,忠勇过人。前日偶阅邸报,知老先生已退处山林。那些游兵,仍然劫掠,晚生几乎被害。”世勋道:“老夫朽腐之材,不堪重任,自然退归。那投降兵士,既无驾驭之人,反侧不安,理所必然。仁兄出京时曾与小婿同行否?”纯学道:“说也奇怪,晚生与王年兄一齐出京,半路忽遭大风,飞砂蔽口,王年兄倏然不见。晚生四处寻找,并无踪迹。”世勋大惊道:“这却为何?莫非遇了乱兵被他害了?”纯学道:“失散在前,乱兵在后,必是因兵戈阻隔在那里,老先生不必过虑。”遂起身告别。世勋道:“仁兄远归,老夫改日尚欲奉屈少叙。”纯学道:“多谢。”即相辞出去。世勋送了纯学,回至里面,把昌年失散的话对小姐说了。小姐听了,自想:“红颜簿命,倒不如村夫田妇,安享太平。”内心十分愁闷不提。

  且说王昌年因遇了大风,一时昏黑,不辨前后。又听得有人叫他避难,错认是纯学叫他,便不顾死活,冲风而走。走了一里多路,偶然撞着一棵大树,他就靠定树上,等待风息。只见黑暗里有车马之声,昌年仔细看他,前边数对纱灯,后面拥着一轮车子,织锦帐 幔,竟到树下来,车中忽然有人说道:“树下立的是刑部王老爷,我出来相见。”从人把帐幔揭开,内中走出一个美人,昌年上前施礼,却是四园中所遇的花神,对昌年道:“西园一别,私心不忘,今早偶奉仙曹之命,欲往洛阳城点验花色,经过此地,适然相遇。前途流寇杀掠,郎君不宜轻往,且暂住此处,待流寇过了,方可走路。”昌年道:“感谢仙卿救护,但不知栖息何处?”花神道:“随我来。”便携昌年手,钻进树里。走了数步,果见层楼密室,华丽非常。昌年问道:“怎么这树中有此异境?”花神道:“这树是紫姑仙的行宫,我们职掌司花,凡遇各处有灵的大树,就托他做个住居之所,两京十三省,共有一千八百五十二棵大树,仙府登记册籍。这一棵是古桂,册上列在五百零三名,叫做灵芬小院。”昌年甚加叹异。

    花神唤侍从备酒,摆列的都是异品名味。花神亲持玉盏,斟上美酒,殷勤奉劝。昌年道:“小生盛佩厚情,然一心急欲归去。”花神道:“可是要完崔小姐的姻事么?”昌年道:“然。”花神道:“郎君显然性急,但恐小姐尚有阻隔,大约世间好事最难成,不是容易合的。”昌年道:“这是为何?”花神道:“天机难泄,日后便知。此去十分珍重,尚有后会。”昌年起身谢别,花神携手相送。

    才出门,昌年一交跌倒,忙爬起来,依然立在大树下。天色甚是晴和,望见牲口仆从俱等在荒草里,不知从何而来。急走上前,各各惊异,昌年不好说出,上了牲口,向前而行,果然流寇过了,撞他不着,只是失了宋纯学。不多几日,赶到开封府,想小姐不知可曾回家,虽在路上看见小报,有崔世勋归朝一事,只因花神说尚有阻隔,愈加惶惑。急赶到崔家,跳下牲口。即走进去,吃了一惊。

    未知何事,留在下回表白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Copyright ©2012-2022 tt517.net 重庆时时彩

重庆时时彩为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